凡妮莎·博斯拉克: “运动帮助我应对疫情危机”

撑杆跳高运动员博斯拉克参加过四届奥运会,在2017年退役后她成为一名理疗师。目前她在一家位于巴黎的诊疗所帮助新冠肺炎病人进行肌肉康复。她说自己的运动经历帮助她应对当前疫情引发的危机。

博斯拉克对医院并不陌生。在2017年退役之前,她在训练和比赛中曾多次受伤,有些甚至需要手术治疗。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前的三年中,她因伤不得不暂停训练,期间接受了四次膝盖手术。

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她表示:“我的运动生涯一路都不平坦,除了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当时我22岁,其余的时候都受伤困扰。北京和伦敦奥运会的时候是膝盖伤,里约的时候是脚伤。比赛的时候除了要承受住来自全场观众和激烈比赛的压力,还要忍受伤痛。因此我很了解该如何应对困难的场合,这也让我这这次的疫情里临危不惧。”

这次她面对的是一个新的挑战。

从奥运赛场到医疗现场

博斯拉克是法国最优秀的撑杆跳高运动员之一。她在2002年到2012年间创造过多项国内纪录,并且从2004年起连续参加了四届奥运会。

她曾三次闯入奥运决赛,在雅典奥运会时拿到了自己的最佳名次第六名。

2012年田径室内世锦赛上,她仅次传奇运动员叶莲娜·伊辛巴耶娃之后,以4.7米获得银牌。

2017年,因为在一次摩托车事故中伤到跟腱和锤骨而不得不修养六周,她最终选择退役。

博斯拉克在2001年至2007年间完成了理疗专业的学习,于是在退役之后她转入医疗工作。因为以前都是在大体育场馆比赛,她不是很适应工作的第一家医院的狭小的诊疗室,最终在那里只工作了几个月。

“我就给我的朋友维克多·辛特斯打电话,他原来是一名击剑运动员,参加过伦敦和里约两届奥运会。现在他在一家诊所工作。他说刚好因为团队里有个人要离职,正要招人,”她回忆道。

Vannessa Boslack (Left) standing on the podium at the 2012 IAAF World Indoor Championships in Istanbul, Turkey. 
Vannessa Boslack (Left) standing on the podium at the 2012 IAAF World Indoor Championships in Istanbul, Turkey. Vannessa Boslack (Left) standing on the podium at the 2012 IAAF World Indoor Championships in Istanbul, Turkey. 

帮助新冠肺炎病人

于是博斯拉克从2018年起在巴黎的一家心胸外科诊所工作。

原本这家小诊所并不负责接诊新冠肺炎病人,但由于巴黎疫情的爆发,许多病人被转至这里。诊所原本只有10个复苏床位,为了接受新冠肺炎病人现在扩充到20张左右。

作为理疗师,博斯拉克的职责是帮助病人在复苏期间保持一定的活动。

她解释说:“我们帮助患者活动以保持关节灵活性。要是一个人连续几周都不动一下的话,关节会变得越来越僵硬。”

患者在苏醒后还需要各种指导。

“患者醒来之后,一般会出现肌无力等神经性症状。我们需要帮他们重新恢复肌肉功能,”她说。

有的时候新冠肺炎患者因为虚弱而没办法自己吐痰,这时候也需要医护人员的帮助。她说:“有些患者并没有出现呼吸衰竭的情况,但是非常虚弱,我们需要一些胸腔治疗帮助把痰弄出来。”

我知道在那些情况下要怎样保持冷静。

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压力。

应对压力

在疫情这段时间,博斯拉克需要在高压下工作。好在她的运动经历让她能沉着冷静地应对。

她表示:“当然不能拿现在的情况跟运动比,但是运动能帮助应对现在的局面。我觉得我能用更好的方式面对目前的危机。在运动场上,我们已经在日常生活和比赛中习惯了压力。现在人们总是匆匆忙忙,事情来去都很快。我能感到来自运动的帮助,我会看得更长远,并懂得如何保持冷静。做好本职工作,不要有压力。”

专注于当下以抵抗压力

她从自己运动生涯中领悟到的另一点是要专注于当下。在撑杆跳高比赛的两三个小时中,很容易忘记周围的事物,特别是当专注于思考下一步的时候。

她说:“当你起跑或起跳的时候,就开始想下一跳了。但同时也需要考虑当下的情况,要清楚自己当下的位置。思绪一旦游离了可不好。当有压力的时候,人们往往很难继续做事,很难集中在当下。”

这份领悟帮助她应对困难的场合,特别是当她照顾卧床的患者时。一味消极的想法只会产生反作用。

“有时当我们走进病房,我们很清楚病人的情况在变糟,但是我不会考虑其它的,只专注在护理上,我会尽力而为,集中精力应对眼前的情况,”她说。

喜欢这个故事? 与你的朋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