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迪基·罗德里格斯:带着爱与思念再出发

2008年,墨西哥跨栏运动员祖迪基·罗德里格斯在北京实现奥运首秀,十多年后,她梦想能参加明年的东京奥运会。这一次,经历过痛失爱子等人生至暗时刻的罗德里格斯必须要激发内在潜能才有可能跨过障碍、实现梦想。

这次,她选择跳跃。

跳得越高越好,她想要触摸到天堂,再次感受爱子的存在。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墨西哥田径运动员祖迪基·罗德里格斯·努涅斯参加了4x400米接力的争夺。在那之后,想要重温奥运会旧梦的她不得不等到东京奥运会,她渴望明年再次登上世界最大规模运动赛事的赛场,但这一次,她将挑战不同的项目——400米栏。

罗德里格斯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的时候表示:“我想要感受双腿离地的感觉,享受腾空的感觉,我爱上了跨栏。坦白讲,400米栏这个项目会让人精疲力尽,所以没有爱是坚持不下来的。试想一下,比赛中有十个栏,其中最后两栏是最艰难的,就像是两堵大墙。比赛进行到那个阶段,会让运动员感觉无力再跳过去,但是训练总是有回报的。”

内心的“高墙”

但是,罗德里格斯也经历过训练也无法挽回的情况,她曾经遭遇人生中最高的“墙”。也正是那段经历使她放弃了之前的项目,转战和跳跃有关系的跨栏。她所经历的痛苦可能比你我所知的任何田径经历都要扎心,但运动总能够为她插上翅膀。

她说:“运动让我成为更强大的女人。不只是身体上,在精神上同样如此。我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我心理能承受住很多东西。”

无数经历中最让她伤心的无外乎11年前痛失爱子伊森,当时年仅三岁的伊森在一场严重车祸中不幸去世。

她回忆道:“那场悲剧发生时我正在参加国家锦标赛,我记得当时我拿到了四枚金牌,但那些都无关紧要了,当我收到噩耗时,我的整个世界崩塌了。当时我什么都不想做,也不想再跑步了。儿子的事情让我痛苦不堪,我当时一下就跌落到了无底的深渊。我放弃了田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我刻意回避着这个话题,失去儿子、再也见不到他,无法和他说话,让我几近陷入疯狂边缘。”

“我们是无法分割的,”心情明显有些激动的罗德里格斯说道。

Zudikey Rodriguez Nunes of Mexico reacts after winning gold in the Women's 400m hurdles finals during the Ibero Americanos Caixa 2014 Athletics (Photo by Alexandre Schneider/Getty Images)
Zudikey Rodriguez Nunes of Mexico reacts after winning gold in the Women's 400m hurdles finals during the Ibero Americanos Caixa 2014 Athletics (Photo by Alexandre Schneider/Getty Images)Zudikey Rodriguez Nunes of Mexico reacts after winning gold in the Women's 400m hurdles finals during the Ibero Americanos Caixa 2014 Athletics (Photo by Alexandre Schneider/Getty Images)

最终,却是她要放弃的运动帮助她振作起来,逐渐走出了阴霾。

罗德里格斯透露:“经历这一切之后,我觉得时间会让你学会忍耐和接受,接受他已经不在的事实,而我还要继续前行。我儿子非常喜欢看我跑步,他是我的头号粉丝。想起这些,我对自己说:现在我要让这一切痛苦和悲伤翻篇,化悲痛为力量,向在天堂的儿子展现最好的自己。”

“现在,每一条终点线对我而言都是连接我和伊森的一条路。每次抵达终点后,我都会用手指指向空中。现在每次比赛,我都会全力以赴,为了他,这是值得的。而这也是我奔跑的动力,我的动力来自天空。很幸运,最终我能够重回运动场。我可以向你发誓,悲剧发生后的最初那段时间,我在运动场上没办法待超过5分钟,怎么都不能再次踏上跑道。但是,渐渐的我突破了那个时限,明白那段痛苦经历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学会了如何和它共存。”

重归赛场的过程中,罗德里格斯的性格起到了关键作用。

“我是那种不会放弃的人,心态积极乐观。为了保持这种心态我付出了很大努力。我试着说服自己,我很好,我要走出这一切。我人生中经历很多困难和悲剧,但是最终我都走了出来。当然,家人始终陪在我身边,这点让我非常感动。为了这种家人之间的快乐,我不能停滞不前。”

Zudikey Nunes Rodriguez and son Ethan
Zudikey Nunes Rodriguez and son EthanZudikey Nunes Rodriguez and son Ethan

永远不孤独

罗德里格斯承认,她自己从来没有感到过孤独。她获取力量的源泉就是她越过终点时手指指向的方向。

“谁知道我的力量来自何方?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想着他永远和我在一起,当我伤心的时候,我能够理解为什么伤心,但是我不会让这种悲伤进入我的心里。我允许自己可以暂时悲伤,但是不能沉溺其中。”

“当时有两年多,我陷在悲伤里。那会儿的我就像是一个机器人:我去学校,训练,让自己很忙,这样我就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但我并不享受那种生活。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我又开始能体会这一切的乐趣了。”

“我开始释然了,卸下了那种‘儿子不在了,你应该感到悲伤’的负担。我知道他永远回不来了,但是心理上我已经稳定了,因为我知道他会总会通过某种方式和我在一起。我需要好起来,因为他无处不在,而且他也会很好。这就是我的动力,帮助我战胜了一切阻挡我前行的阻碍。现在,是否极泰来的时候了。接下来会怎样我也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没有什么会更让我感到心痛了。这种想法让我变得越来越强大。他让我变得更强,他一直和我在一起:无论快乐还是悲伤。他陪伴着我迈出每一步,参加每一项赛事。我能够走出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其它的都不是事。

未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如此扎心了。

对于东京奥运会的期许

凭借这份新力量,罗德里格斯的目标是参加东京奥运会。“我的田径生涯长达21年,从来都不轻松。儿子的离去并非唯一唯一阻力。每年我都会受伤,但是我已经振作起来了,现在我对争取东京奥运的席位感到动力十足。”

目前,她还处在腓骨骨折的恢复阶段,奥运会延期正好让她获得更多的调整时间,更好地冲击东京奥运会资格。

她说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让她的人生变得更好,这次她期待能在东京奥运会再次迎来改变。

她憧憬着在跨越东京赛道上的栏杆后,将手指向天空。

喜欢这个故事? 与你的朋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