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判决俄罗斯全球大赛禁赛四年

RUSADA(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可以针对判决到CAS(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俄罗斯运动员可以和2018年平昌冬奥会时一样,以中立运动员身份参赛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判决俄罗斯全球禁赛四年。

WADA执委会周一(12月9日)会议上一致通过坚持上月建议,即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违反WADA规定

RUSDA(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莫斯科实验室提供的信息被发现与事实不符,包括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对于可疑的阳性检测做出的“巨大删除和/或修改。”

WADA主席克莱格·里迪表示:“长久以来俄罗斯服用兴奋剂的案例令公平竞赛遭受冲击。俄罗斯权威机构对于RUSADA复职条款的公然违反于2019年9月被执委会证实,要求其做出有力回应。这也就是今天要宣布的确切内容。为该国运动员和体育大团结着想,俄罗斯拥有重返安兴奋剂大家庭的所有机会,但是最终他们选择继续欺骗和否认的姿态。”

“因此,WADA执委会采取最严厉的条款作为回应的同时也要保护那些可以证明自己和涉假无关的俄罗斯运动员的权利。”

RUSADA有21天的期限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提起上诉,俄罗斯运动员参加世锦赛和奥运会的道路依旧开放,包括2020年东京奥运会。他们可以和2018年平昌冬奥会时一样,在中立旗帜下参加比赛。

IOC(国际奥委会)回应了WADA执委会的判决,发表了简短声明:“奥林匹克运动代表今天一致支持WADA做出的判决,这在上周IOC执委会声明中可以找到,在奥林匹克峰会上被通过。”

“点击这里了解IOC于2019年11月26日发表的声明全部内容。”

俄罗斯为什么被禁止参加奥运会?

前俄罗斯国家反兴奋剂实验室负责人格里戈利·罗德琴科夫在揭露自己2014年参与索契冬奥会隐匿阳性检测结果细节后于2016年藏身于美国。

这也是WADA独立委员会负责人理查德·麦克拉伦展开调查并于2016年7月发布《麦克拉伦报告》第一部分的起因。

该报告内容是对于罗德琴科夫指控的有力佐证,“毫无疑问”俄罗斯体育部“直接操控和监督”了莫斯科和索契实验室的尿样更换和运动员数据操控。

俄罗斯奥组委没有受到牵连,国际奥委会选择不接受WADA提出的建议,即俄罗斯整体禁止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

同时,国际奥委会将权利转交至各运动国际联合会,由后者决定哪些俄罗斯运动员可以参赛。

运动员管理机构,IAAF(国际田联)禁止俄罗斯参加全部国际赛事,只有跳远运动员达莉娅·克里什娜获特批,可以参加奥运会。

达莉娅·克里什娜:“我要积极的运用奥运会经验”

达莉娅·克里什娜:“我要积极的运用奥运会经验”

国际奥委会成立了两个纪律委员会 – 一个负责调查涉嫌违反反兴奋剂规定的俄罗斯个体运动员,另一个负责调查违反奥林匹克宪章和WADA规定的“俄罗斯体育部官员及他人”。

两个纪律委员会于2017年12月公布了调查结果,在《施密德报告》中有详细记载,确认“有系统的认为违反反兴奋剂规定和系统”,建议给予严厉处罚。

国际奥委会执委会通过了该报告并立刻对俄罗斯奥组委除以禁赛处罚,但同时邀请那些通过严格筛查的俄罗斯个体运动员以“俄罗斯奥林匹克运动员”(OAR)名义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

最终参加平昌冬奥会的俄罗斯奥林匹克运动员人数为168人,少于索契冬奥会俄罗斯运动员参赛人数232人。

俄罗斯体育部和俄罗斯奥组委成员不可出现在奥运会现场,俄罗斯国歌、国旗也不允许出现在奥运会赛场之上。

国际奥委会为取消俄罗斯奥运会禁赛令使其有机会参加闭幕式敞开大门。

两个积极的测验显示出巴赫决定不按照那种行动方针行事,国际奥委会在确认奥运会期间没有再出现违反兴奋剂行为后恢复了俄罗斯奥组委职能。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详解俄罗斯处罚决定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详解俄罗斯处罚决定

RUSADA发生了什么?

即使俄罗斯奥组委恢复职能,WADA仍然要求在恢复RUSADA职能前,后者必须完全合规。

WADA执委会最终于去年9月收回禁令。但12个月后,WADA宣布在1月从莫斯科实验室获取的信息中发现不符后对RUSADA展开正式的合规程序。

两周前WADA合规审查委员会建议再次对RUSADA作出处罚,理由是“针对提供真正的莫斯科实验室数据要求出现极其严重的不合规情况,有多处更为严重的违规情节。”

在列举的诸多违规情节当中包括清除“数百个可能违规的检测结果”、“调整电脑系统和信息文件日期”以及从实验室信息管理系统(LIMS)数据库中删除涉及某位实验室工作人员的“重要证据”。

技术人员娜塔莉亚·波什卡尔约娃和伊尔亚·波多尔斯基2016年5月在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工作。
技术人员娜塔莉亚·波什卡尔约娃和伊尔亚·波多尔斯基2016年5月在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工作。技术人员娜塔莉亚·波什卡尔约娃和伊尔亚·波多尔斯基2016年5月在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工作。

WADA建议给予俄罗斯怎样的处罚?

和针对RUSADA给出的意见相同,WADA合规审查委员会同样针对俄罗斯提出一系列处理意见,该处罚为期四年。其中包括:

  • 俄罗斯不能承办任何大型赛事(包括全球锦标赛和奥运会)
  • 俄罗斯国旗不能出现在任何大型赛事现场
  • 俄罗斯政府官员和俄罗斯奥组委成员禁止在任何大型体育赛事现场现身。

但是“能够证明自己和该事件没有任何关系,并通过WADA制定的严苛违规筛查的俄罗斯运动员,在中立旗下参赛”的路是开放的。

这意味着俄罗斯运动员将可以再次使用奥林匹克旗帜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以及2022年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举行的夏季青奥会。

原本俄罗斯将承办冰球世青赛和2023年冰球世锦赛,但是国际冰球联合会主席瑞内·法塞尔接受塔斯社采访时表示,调整比赛地可能难以实现了,因为赛场修建工程正在开展中。

法塞尔表示:“从法律层面讲我不知道如何改变,我认为不会有改变。这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我们有合同,有赞助商,我认为改变是不可能的。”

在WADA给出初步建议之前,田径管理机构世界田径宣布流程结束,针对2015年11月生效的俄罗斯田径联合会的禁令收回。

之后体育诚信委员Athletics Integrity Unit)对高级官员提起诉讼,其中包括迪米特里·什尔亚克廷,他们在对于丹尼尔·里森科违反“行踪”规定的调查过程中公然干预。

2017年世锦赛上跳高运动员里森科以获得许可的中立运动员身份参赛并赢得银牌。

RUSADA总监尤里·加努斯上周解雇了所有田径国家队教练,以“主席级别”定级要求干预。

他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我们不能在这样活着了。我们需要作出改变,将这些人排除在外。”

“主要问题是我们的文化,体育圈的文化。以当下运动权威机构的反应来评判,我没有看到任何解决这些问题的可能。”

喜欢这个故事? 与你的朋友分享!